• <tr id='xr2eG6'><strong id='xr2eG6'></strong><small id='xr2eG6'></small><button id='xr2eG6'></button><li id='xr2eG6'><noscript id='xr2eG6'><big id='xr2eG6'></big><dt id='xr2eG6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r2eG6'><option id='xr2eG6'><table id='xr2eG6'><blockquote id='xr2eG6'><tbody id='xr2eG6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xr2eG6'></u><kbd id='xr2eG6'><kbd id='xr2eG6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xr2eG6'><strong id='xr2eG6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xr2eG6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xr2eG6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xr2eG6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xr2eG6'><em id='xr2eG6'></em><td id='xr2eG6'><div id='xr2eG6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r2eG6'><big id='xr2eG6'><big id='xr2eG6'></big><legend id='xr2eG6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xr2eG6'><div id='xr2eG6'><ins id='xr2eG6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xr2eG6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xr2eG6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xr2eG6'><q id='xr2eG6'><noscript id='xr2eG6'></noscript><dt id='xr2eG6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xr2eG6'><i id='xr2eG6'></i>
                首頁 > 基礎設施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誰來幫助華為:三大賽道的崛起與困境

                2020-06-01 09:07:54  來源:遠川研▓究所

                摘要:5月15日,就在華為遭遇禁令一周年之際,“懂王”在大╲洋彼岸再次作妖:更改了出口規則,要求只要采用美國技術、設∩備的公司,要想和華為做生意都要向美國申請。長臂管轄之廣,簡直堪比五指山。
                關鍵詞: 華為
                作者:陳帥(遠川科技組高級分№析師)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支持:鄭震湘(國盛證券首席電子分析師)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5月15日,就在華為遭遇禁令一周年之際,“懂王”在大洋彼岸再次作妖:更改了出口規則,要求只要采用美國技術、設備的公司,要想和華為做生意都要向美國申請。長臂管轄之廣,簡直堪比五指山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華為人只能表示,英雄自古多磨難,除了勝利別無選擇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華為用作配∑ 圖的的伊爾2號是蘇聯重要的空軍力量,它由蘇聯工程師們在西方嚴密的技術封鎖中自主研發誕生。伊爾2號在蘇聯衛國戰爭中表現驚艷,作戰力和生命力都很強,被譽為“紅軍的空氣和面包”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華為對於我國的重要性已經由 卻是咧嘴一笑對手的“怒不可遏”所反映。顯然,華為要面臨的困難、挑戰也是非常巨大的。比如在手機最核心的芯片領域,有兩大風險壓頂: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外購芯片被斷供:華為有大量芯片仍然需要外部采購,比如美國三大的射頻芯片、TI的電☆源管理芯片、索尼的攝像頭芯片、以及韓國◇的存儲芯片;這些外部采購的芯片時刻會面臨著被斷供的壓力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自研芯片造不出:華為自研芯片以海思為主,但海思只是一一陣陣爆炸聲響起家設計公司。而要把芯片造出來且發揮出極強的性能,依然要靠臺↑積電的代工。而如果臺積電扛不住美國的壓力,也斷供華為,那麽海思可能就會變成圖紙公司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這其實並不是華為一家公司的壓力,而是長期以來中國公司面臨的共同壓力。在過去的所謂電子產業黃ζ金十年中,被忽略但又值得警惕的一個事實是:中國的電子產業規模越做越大,但利潤卻越做越薄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在二十一世紀的前10年,中國信息制造業產值增長了4倍,利潤則增長了5倍。隨後,利潤〖增速就開始跟不上收入。尤其是在中興事件爆發的前4年,信息⌒制造業收入增長了25%,利潤才增長了11%,增長質量的下滑明顯。根據國盛證券鄭震湘的分析,在2018年,信息制造業要進口4元的芯片,加工後才能賺取1元的利潤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這種話語權上的失落也反映在產業鏈毛利率的衰減上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起,蘋果遭遇創新瓶頸,而為了滿足美國投資人對利潤的期待,大陸產業鏈上的公司都成為了它“成本控制”的犧牲品:凈利潤率都快速腰斬逼近個位數。大批代工廠都陷入了原地打轉的陷阱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但就在大陸組裝和零部件ω 廠商受傷的同時,蘋果的芯片供應商卻仍在攫取著高額利潤。比如三星的Ψ dram芯片,自2016年6月起,一年半左右時間價格就上漲了130%,幫助三星在2018年營收超過英特爾。而芯片代工的臺積電,凈利潤也穩定在35%以上毫不動搖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一個利潤陷阱、一個利潤穩定,差距顯而易見。而如果中國電子產業不邁出富士康,即使美國解除了對華為封鎖,那我們也談不上勝利,得到的所謂和平,也不過是短※暫停戰協定而已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如何邁出富士康?道路千萬條,芯片第一條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隨著國家近10年的布局和以華為為代表的產業升級需求相交匯,三條千億美金級別的半◎導體賽道逐漸展開,邁向皮糙⊙肉厚。它們分別是: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1. 中芯國際為中心的代工Foundry賽道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2. 華為海思為中心的Fabless設計賽道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3. 合肥+武漢雙中心的存儲IDM賽道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韓國產業升級的代叫你帶人家去玩表作,是三星拿下存儲賽道;中國臺灣產業升級的代表作,是臺積電拿下制造賽道;而美國芯片產業除了無法撼動的Intel外,實力主要體現在Fabless設計賽道(高通、英偉達、蘋果)。而中國大陸產業升級需要拿下哪個?正確答案是:小孩子才做選擇,大人【全都要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“全都要”並非信∞口開河,中國大陸這三個賽道都在發生著顯著變化,它們或是迎來了關鍵先生、或是迎來了氪金大佬、或是準備抱團死磕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01. 制造:中芯+長電,如何當好臺積電的替身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芯片是制造精密度的巔峰,需要經過“設計、制造、封裝測試”三個環節。設計出圖ぷ紙,制造相當於蓋大樓的施工隊,封裝測試相當於裝修隊。由於工藝、資金投入大幅提升,制造、封測等領域形成了專門的代工公司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大部分芯片公司都聚焦在設計環節,沒有Fab華為海思也是如此。如果沒有代工廠的支持」」,華為就算設計出令高通顫抖、英特爾落淚的高精尖芯片,但也可能會變成廢紙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而當前芯片制造的投資可謂天量,建兩座最新的12寸晶圓廠相這樣當於一個三峽大壩。因而,芯◤片代工也進入了淘汰賽,形成了“一超多強”的格局: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中國臺♀灣的臺積電,占據市場51%份額,是當之無愧的頭號玩家;韓國三星則占據19%份額,在強悍追趕;第三、四名的聯電、格羅方德已又一聲爽朗經舉手投降,表示不再研發14nm以下制程。排名第五的中芯國際是大陸最大最先進的代工廠,但只有不到6%的市場份額和落後臺積電2代的制程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決賽圈成為臺積電和三星的對峙,雙方在燒錢上殺紅了眼。2019年,臺積電的資本開支達到150億美金,相當於A股所有電子公司總資本開支█的40%。而三星也不甘示弱,僅今年一月,三星就向光刻機供應商ASML下單了20臺最新的EUV,耗資33億美金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由於臺積電工藝制程領先,而且配合華為主動擴產,因此,華為海思芯片長期都是由臺積電代工,訂單金額占到臺積電收入的14%,僅次於蘋果的23%。華為、臺積電雙方互相依賴的重要性,顯而易見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而盡管臺積電一直標榜的經營理念是中立客觀,對所有客戶一視同仁,但臺積電在美國建設最新生產線也幾乎是板上釘釘,而是否斷△供華為,也從不會考慮,變得模棱兩可、傳聞不斷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因此,作為應對,華為已經有部分訂單向中芯國際轉移。而盡管中芯國際仍屬於“一超一強”之外的其他項,但從2015年大基金入股依賴,中芯國際鳥槍快ㄨ速升級。而最重要的因素〖,則在於2016年加盟中芯國際的半導體大佬:梁孟松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梁孟松是臺積電的傳奇研發人員,是臺積電首任CTO胡正明的得意門生。胡小子正明是半導體重要技術FinFET的發明人,梁孟松自然也是精通於此,也被圈內認為是“影響行業格局的男人”。2009年,梁孟松離開臺積電後曾在三星擔任研發副總,而同期,三星的制程就從落後的28nm快速跳到了14nm,和臺積電平起平坐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在梁孟松加盟中芯國際之前,臺積電已經可以□ 商業化量產10nm工藝了,而中芯國際的最新¤制程卻僅是28nm,而且良率還很糟糕,直到目前這項工藝都沒有變成實實在在的營收,僅占3%左右。與此同時,面對2017至2019年的國產替代大背景下,中芯國際的營業收入竟所有人都震驚依然是原地踏步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技術瓶頸、經營困境,可見一斑,以至於臺積電並不把中芯國際當做競爭對手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梁孟松到中芯國際後,果斷選擇了跳過22nm、16nm,直奔14nm,這樣至少制程上可以快速進入世界第二梯隊。業內有個傳聞,當時有個技術負責人對梁孟松說可能做不出,梁孟松則直接告訴他找人力辦理離職吧。傳聞真實與否也許不可考證,但梁孟◆松的決心之大則非常明顯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終於,在2019年,中芯國際第一代14nm FinFET技術進入量產,在第四季度達到了晶圓收入的1%。預計在2020年,14nm工藝將會穩健上量。而第二代FinFET技術平臺也會持續迎來客戶導入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技術改良他在東嵐星可是一向橫行無忌之余,就是產●能的保障。這要拼的就☆是錢了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遙想在2004年時,中芯國際的資本支出大約比臺積電少了10億美金。但隨著公司戰略執行、市場判斷的不同,兩者的資本支出和技術差距一樣拉開。2015-2019年,中芯國際的資本開支總計大約100億美金左右,還不到臺積◆電一年支出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但細細研究之後會發現:公開報表中的中芯國際的資本開支,只是冰山一角,實際遠不止這些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在財務處理上,資本開支會通過折舊、攤銷等方式進行費用計¤提,從而ω減少凈利潤額。而為了改善資本市場表現,中芯國際把不少開支都移出了上市公司,在體外大筆進行。其中幾個重點就是:中芯南方、中芯北方、中芯紹興、中芯寧波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中芯南方,成立於2016年12月1日,位於上海張江,就在中芯國際老廠旁邊,是一家具備先進●制程產能的12英寸晶圓廠,主要是配合中芯國際14納米及以下先進制程研發和量產。股東包括中芯國際、大基金、上海集成電路基金等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自2018年1月起,經過兩次註資,中芯南方的註冊資本已√經從2.1億美金,增加到了65億美金。第二次增資的時間正好是2020年5月15日,在美國再次加碼制裁華為的當天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中芯北方,位於北京亦莊,股東包括中芯國際、大基金、亦莊國投等,數次竟然引起了氣爆投資金額約為10億,投向了28nm、40nm、65NOR代工等領♀域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中芯紹興,股東¤包括中芯控股、紹興市政府、盛洋電器等,項目首期投資金額58.8億元。2109年11月16日,公司宣布8英寸生產線通線投片,2020年3月正土行之力頓時從體內爆發了出來式量產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中芯寧波,股東包括中芯國際、寧波勝芯科技和清芯華創。公司在2018年啟動,聚焦模擬半導體特種工藝研發,總投資55億元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在這些子公司源源不斷的增資之外,中芯國際自身也計劃到科創板,預計融資300億元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有了錢,就可以更“浪”一些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中芯國際在一季度報告中,將研發支規劃從11億美元增至43億美元,以充分滿足◥市場需求。而這個“市場需求”,就是華為海※思。今年5月,華為將麒麟710A的芯片交給了中芯國際生產,采用的工藝正是14nm這款最旱澇保收的工藝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至此,中芯國際雖然仍不是臺積電的對手,但是至少已經完成了優秀備胎的自我修養。而在封測環節,也正發生著變革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目前芯片封測環節是三強對峙。中國臺灣的日月光和矽品剛完成何並,市場份額高達30%,臺積電本身也是先進封測的王者,手中的扇出封裝、3D封裝技術都▼是獨步全球。美國安靠占20%,大陸的封測三強(長電科技、通富微電、華天科技)占30%左右。而和中芯國際走進同一戰壕的則是長電科技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之前,長電科技就是中國最大的封測企業;而2015年,它又在大基金和中芯國際支持下(註入4億美金),花費以6.7億美金收購了世界排木之力頓時瘋狂轉動了起來名第四的星科金朋,一躍從世界第六≡成為世界第三,還擴充了技術儲備,行業全球專利授權排名第一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收購只是第一步,整合才是大問題。而長電科技也面臨整合困難,陷入了虧損旋和小唯此時完全渦。幾經調整後,在2017年,長電發布定增募資,大基金、中芯國際各自認購29億、6.5億元,成為第一、第二股東。2019年,中芯國際董事長周子學就任長電董事長,長電科技進入中芯國際時代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中芯國際通過“馬甲”越芯數科聯合大基金、長電科技等在紹興成立了合資公司。中芯國際、大基㊣金分別出資19.5億、13億元,而長電科技▼則以技術入股,無需出資。而這家公司離中芯紹興的工廠僅僅1公裏,親密無間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在此之外,中芯國際和長電科技合資成立的中芯長電,也在紹興落地。在此之外,自從2015年收購星科金朋以來,長電科技的固定資產增長了到了177億,平均每年資本開●支為37億人民幣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中芯國際和長電科技形成了制造、封測的聯盟,盡管市值加起來都不足茅臺的1/10,但擴產、研發都在馬不停蹄。第一季度,中芯國際的營收增長了35%,毛利潤增長了91%;長電科技營收增長26%,凈利潤增】長387%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“中芯+長電”雙子星,正在∑ 成為華為在芯片領域最重要的支持和備份力量。他們唇亡齒寒,因為如果華為繃不住,誰知道下一個攻擊對象會不會是中芯呢?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02. 設計:海思和一愣它背後的狼群戰術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萬丈№高樓平地起,芯片█基礎是設計。中國芯片設計的中流砥柱則正是海思和它的小夥伴們。在手機芯片的研發領域,中國大致形成了“1+N”的格局,其構成簡上風單來說,就是華為海思做大哥,帶◣著一群如韋爾、聖邦、卓勝微、兆易創新等圍繞著華為產業鏈做替補的小弟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手機上的芯片種類繁多,主要就是手機處理器、基帶芯片(信號)、射頻芯片(信號)、攝像頭芯片(照相)、電源芯片(電源管理)、存儲芯片(存儲數據)。海思作為中國的帶頭大哥,如今已經小有成就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華為海思⊙在2019年□收入達到了840億人民幣,超過中國臺灣最大的芯片設計公司聯發科的573億。與此同時,海思的增長還在加速。2019年制裁後,海思增速反而從去年的30%加速到了60%,擠進了今年一季度IC insghts榜單龍族第兩百九十一代族長的全球前十。相比之下,聯發科僅增長3%,直接被擠出了全球前十五的榜單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海思分為“大海思”與“小海思”:“大海思”主要研發手機芯片、基帶芯片、服務器芯片,在去年年底之前,並不直接對外銷售。而“小海思”則主攻電視機頂盒與安防芯片,不僅對∩外銷售,而且堪稱市場①一霸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主攻手機核心SoC 和基帶芯片的“大海思”,已經站在了全球Fabless設計領域的制高點上了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華為今年在中聲音從戚浪身后響起國SoC芯片的市場占有率已經』達到了43.9%,甚至超過了由小米、OV以及一眾二線廠家共同供養的高通驍龍,躍居中國第一。而去年發布的麒麟990 5G的跑分更是吊打同時期的高通驍龍855plus,與年末發布的驍龍865相差無幾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基帶芯片,可以說是手機裏最核心的部件之一。強如蘋果,面對高通的基帶專利,也不得不乖乖的交上保護費。而唯一能與高通一戰的,就是海思的巴龍系列基帶芯片。去年年初,華為發布巴龍5000,成為全球第一款單芯片多模5G基帶芯片,並支持率先支持SA獨立★組網與NSA非獨立◣組網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在此之上,華為還將巴龍5000集成到了麒麟990 5G處理器中。在芯片上,更強的集成就意味著更小的面積、更低的功耗,而在麒麟990 5G之後發布的驍龍865卻為了能夠盡快上市,選擇了外掛5G基帶。這也難怪在5G手機出貨量已經直逼40%的中國市場,高通的市場份額會被華為反超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“大海思”站在聚光燈下,攻勢淩厲,“小海思”雖然不露鋒芒,但實力同樣不俗◣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在機∴頂盒領域,小海思的市場占比為 60%。更為傳奇的是,在安防芯片領域,2007年小海思才正式切入,僅用了三年時間他轉過頭來成功擠掉了德州儀器、恩〓智浦等外企,打進了全球前兩大安防巨頭海康與大華的供應鏈,並牢牢占據了全球70%的安防芯片市場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成績的背後是海思極高的研發投入強度。在2019年,海思研發藍玉柳臉色一變投入達到24億美金,相當於營收的21%,已經相當於以“專利墻”聞名的高通的水平了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與海思同樣在產業鏈中舉足輕重的,還有韋爾股份。韋爾股份是華為小夥伴裏體量最大的一個,無它,占到了一個好的賽道:圖像傳感器芯片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圖像傳感器芯片市場規模大約≡300億,毛利率可以達到50%,而且有著非常優良的競爭格局,主要是三家公司:索尼、三星、豪威科技。其中索尼占據過半市場份額,三星占2成,豪威占1成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2月,中信資本為首的中國財團以19億美元聯合收購美國的豪威科技,這是一家專業開發高度集成CMOS影像技術的芯片企業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8月,A股公司韋爾股份從中國財團處把豪威科技買了過來。當然,韋爾和豪威的整合早在此之前就開始了。韋爾的董事長,虞仁榮在2018年5月就已經擔任了豪威科技的董事長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韋爾股份並購了豪威科技以後,豪威的財務變化是〇立竿見影,2016年虧損21.37億元,2017年,被中國收購⌒ 一年後,扭虧為盈利5109萬元,2018年開始協同經營後,實際利潤躍升到2.65億,2019年達到10.8億,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在靚麗的財務表現的背後,產 品力上升的也很快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10月,豪威發布▲了0.9微米,2400萬像素的新圖像傳感器▓,此時三星和索尼已經發布了0.8微米,4800萬像素傳感器;2019年6月,豪威緊追索尼,發布了0.8微米,4800萬像素圖像傳感器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今年4月底,豪威力量吸了個干干凈凈又發布了業內目前僅有的一款 0.7 微米小像素, 6400 萬像素的圖像傳感器,如果量產成功,這將是歷史上索尼第一次在cmos領域被超越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除了技術,更重要的是豪威科技在市場上開始快速和華為開始整合,2018年,華為走向高端機的關鍵一戰華為mate 20中,主攝像頭傳感器依舊●是老大索尼的,豪威科技則▼供應800萬像素長焦鏡頭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在目前的手機廠商中,華為無疑是對光學創新最下本錢的了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華為的高端機型P40,後置攝像頭數量達到了5個,中端機型Nova 7,前置攝像頭都實現了3200萬像素。這背後是華為對整個手機拍照體系研發,而已經坐穩華為攝像頭二供的豪威,無疑是搭上了這列飛馳的列車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聖邦股份,則是搭上了電源管理芯片的快車。電源管理芯片在手機中擔負對電能的變換、分配、檢測職責,可以說是手機能耗分配的後勤管。隨著手機裏面精密的零件越來越多,加上@快充的普及,電源管理芯片數量和價值也水漲船高,一部高端手機能達到10美元的價值,整個市場更是250億美金以上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這個市場,以前主要是模擬芯片巨竟然吞食十五顆血靈丹頭德州儀器占據超過1/5的份額,緊隨其〒後的也是、亞德諾(ADI)、美信(Maxim)、英飛淩等國外巨頭。現在華為mate 30、 p40 的快充電源芯片㊣供應商裏,都出現了聖邦股份的身影。聖邦的電源管理芯片,也在2019年創下了接近60%的增長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卓勝微、唯捷創芯等你還真是第一個小弟,則是跟著海思組隊刷起了射頻芯片的任務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射頻芯片,長期以來號稱國產技術最難突破點,是決定手機信號好不好的關鍵,也是美國在芯片領域控制最牢固的領域。華為P40在外媒拆機中僅存的幾顆美國芯片就是射頻前端芯片。總的來說,美國的三大廠(博通、思佳訊、科沃),加上日本的村田基本上把這個接近200億的市場吃幹榨凈ξ ξ 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粉色的是外媒拆出的三個美商射頻零件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射頻】芯片也是5G升級的最大受益者。這一點在過往的歷史中看的非常清楚,因為每一代通信技術升級都意味著要支持我更多的頻段,所以射頻芯片從也2G時代的0.9美金,一路水漲船高到現在的超過10美金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整個全功能的射頻芯片,雖然還不得不外購村田,以及使用美國三大的存貨,但是射頻上的功能模塊,還是有不少突破。卓勝微就在射頻開關上取得了進展,去年營收刷下♀了163%的高增長,比過往三年賺的都多。唯捷創芯不但有華為支ぷ持,聯發科也將功率放大器研發交予它研究,並且主動入股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可以說,在海思大哥的帶領下,國內芯片是在一座巨大設計企業儼然組成了分工明確的軍團◆,如同狼群一般開始向美國統治的各類芯片⊙山頭發起沖鋒,其中最需要拿出來單獨說的,就是存儲芯片了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03. 存儲:國家意誌下起跑的雙子星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存儲分為DRAM(內存芯片)和 NAND (閃存芯片),拿手機舉例,一部入門版的iPhone 11,就配置了4GB DRAM(運行內存)和 64 GB NAND(閃存)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存儲芯片相對CPU而言技術難度不算太大,關鍵在於工藝設計、流程優化,從而帶來成本優勢。因此,不同於其他芯片的設計、代工分離,存儲芯片往往是IDM模式,即設計、制造一體化。國際巨頭︼三星、海力士、美光都是如此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無論DRAM還是NAND,國內產品的市場占有率都幾乎為0。而兩組雙子星戰隊正在尋求突破:“合肥長鑫+兆易創新”挑戰DRAM領域,“長江存儲+紫光集團”挑戰NAND領域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合肥長鑫的牽頭人是前中芯國際CEO王寧國。他在中芯國際就職時就主導過代工DRAM,市場份額一度高達30%。但隨著技術授權方奇夢達的破產,以及臺積電的訴訟影響,2009年不得不宣布退出DRAM市場。2016年,王寧國來到合肥,並在合肥政府的支持下,重啟了DRAM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合肥長鑫的投資規劃大約1500億,主要資金來源是合肥城投。有錢、有人的合肥長鑫,還需要》技術。而兆易創新正好映入眼簾。兆易創新主要產品是小眾的存儲芯片Nor Flash,技術還是有的。它曾試圖收購世界第八大DRAM 商ISSI,但被外部阻撓未成。因此,在做大DRAM的夢想支持下,合肥長鑫和兆易創新在2017年正式牽手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而在兆易創新的★技術之外,合肥長鑫還挖到了一份寶藏。已經破產的DRAM龍頭奇夢達,其專利幾經輾轉後賣給了合肥長那刀芒也被一下震碎鑫,這其中包含一千多萬份有關DRAM的技術文件及2.8TB數據。這既是長鑫研發最基本的技術來源,也規避了以後遭遇美光等國際巨頭的專利戰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,王寧國辭職,CEO的大棒交給了兆易創新的CEO朱一明。兩代半導體人,至此完成了交接。2019年10月,合肥長▃鑫發布了量產的19nm工藝、8GB DDR4規格內存條,在B站等數碼測評區◣引起了一番好評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而產能方面,長鑫第一期投資約為72億美元,預計滿載產能有12.5萬片晶圓/月。盡管離三星等凝實巨頭單月130萬片的產量,還有較大差距,但能有突破,實屬不易。而在NAND領域,長江存儲和紫光集團也有了業務突破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NAND領域,也億三星、東芝、美光公司為主。在2015年時,紫光集團希望采用“買買買”的模式,介入NAND:入股全球第二大硬盤生產商西部數據15%股份、160億收購臺灣三家封裝測試廠商,甚至對美國僅存的存儲公司╱美光,提出了230億美金的收購計劃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這個ㄨ金額是此前中美最大並購案的三倍,震驚全美,WSJ更是直接評論:收購美光,這是中國日益增長的超越組裝電子產品、成為真正科技大國雄心的直接體現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紫光千山印直接朝青亭的夢很大,但碎得也很快。這些收購計劃先後遭遇美國、臺灣相≡關監管機構的否決。買不到,就只能自己下場幹了。2016年12月,紫光集團與半導體大基金、湖北國芯和湖北省科投共同出資386億元設立了況且我們又不是現在就對付他長江控股,紫光控股約51%。錢有了,但技術追趕卻並不容易,頻頻遭遇研發一代落後兩代的窘境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比如長江存儲成立7個月後,32層3D NAND測試芯片設計完成。但是,一個月前,三星64層3D NAND就已經官宣量產了。第二年,長江存儲實現了64層NAND的流片,但是一個月前,三星的96層又實現了量產。總在屁股後々面跟著跑,顯△然是沒指望的。於是,長江存儲做出了個大膽決定: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制造上,跳過32層,直接量產64層;設計上,跳過96層,直接設計128層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跨越式的貼身追趕,不管是賠是賺,總有還有些市場和機會。 那麽,長江存儲的64層產品,即使是在2020年量產,也是→落後三星2年的產品,還能有機會嗎?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機會還真的出現了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由於各個NAND巨頭在2018年的64層 NAND上投入了太多資本金擴產,導致芯片價格在2019年大幅下跌,行業運營利潤也從2018年的接近40%直接跌∏到了0,這逼迫各方都決定收手: 削減2019年資本開支,並降低了2020年的新增產能預期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行業平均運營利潤走勢(興業證券報告)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是5G建設大年,5G手機要存儲芯小唯靠在胸口片,服務器也要存儲芯片,一個新的存儲芯片需求周期,已經呼之欲●出。 因此,供給減弱,需求啟動,長江存儲的64層產品,雖然落後一代,但是也能有個市場,不至 一愣於出師未捷先虧損。有個利潤安全墊,才好更放心地浪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因此,可以說,2020年,長江存儲就是在跟時間賽跑。一旦抓住順周期量產,就能自顧自的跑起來,否則,各大巨頭掀起新一輪擴產跟進,又會面臨價格壓制。而在4月時,長江存儲宣布128層已研︽發成功、通過客戶驗證。而假設進@展順利,到2020年底長江存儲產能有望擴產至7萬片/月,接近英特爾的水平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在共計540億美金的資金支持下,合肥長鑫、長江存儲總算冒出了心中一動點尖。而作為後來追趕著,這些錢、這些成就都還是不足以松懈的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04.  尾聲:誰和華為一起渡劫?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過去十年,在大陸代工業成長為加強加大版富士康的同時,中國臺灣和韓國率先開啟了從電子代工向半導體代工轉型的浪潮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中國臺灣地區的轉型,加〓速於金融危機的壓力。2009年起,半導體規模從1.25萬億√新臺幣,增長到2019年的2.64萬億新臺幣,復合增速7%以上,是同期3%經濟增速的2倍以上。而且半導體占到了臺灣GDP總量15%以上,出口金額30%以上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韓國從2009年至今,也經歷了一輪半導體的成長周期。韓國半導體澹臺億不敢相信占世界份額從11%上升到20%,三星電子的利潤結構,則從70%來自於ξ 手機,轉變成70%來自於三星半導體。可以說,一場危機造就了臺灣、韓國兩大半導體強軍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,中國大陸進口半導體總額高達3120億美元,其中來自臺灣地區的金額達974億美元,來自韓國的進口金額達822億美元[1],臺韓合計占到了60%。而這正是大陸在東亞電子分工鏈上地位的真實狀況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中國的半導體行業要想完成補短板,其實只需要三個東西:資金、人才卐和市場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首◣先是資金。在國家半導體基金成立的2014年之前,資金♀問題一直是困擾中國半導體行業的最大因素。中芯國際孤獨前行十幾年,被臺積電甩下時得到幾次戰略註資?長電科技作為一家民營企業,又得拿過多少真金白銀的關懷?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要感謝2014年那十幾位院士的上書,才有了財政部、國開行、煙草、移動等財神爺們的註資,中國半導體行業才告別了90年代的捉襟見肘和00年代的漫不經心,終於見識到了什麽叫“大錢”,甚至見識到了↑什麽叫“撒胡椒面”式投資,不用再去考慮資金的問題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從某種角度上說≡,你每抽一根煙,都是在為中國芯片行業做貢獻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其次是人才。中國有充沛的理工科人才供應,但這還遠遠不夠。半導體行業需要高級別的領軍人才,一↘個梁孟松,抵得上五個師的微電子研究生。不過幸運的是,在全球半導體產業裏,華人工程師數量龐大,而在澹臺灝明看了過去全球頂級芯片設計公司裏,占據核心位置的華人更是比比皆是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比如博通的陳福陽╱(CEO)、英偉達的黃仁勛(創始人&CEO)、AMD的蘇姿豐(CEO)、Marvell的戴偉麗(創始人)、Xilinx的彭勝利(CEO)……以及無數的中高層管理人員和資深工程師。隨著這兩年大陸半導體行業升溫,大批華人工程師回國創業,未來的“梁孟松”遠遠不止一個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唯一可惜∞的是,回國的高級人才還遠遠不夠,而“呼籲海外華人芯片工程》師回來支援祖國”這種事情,實現起來很難。這裏面有現實問題,也有歷史問題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最後是市場。中國目前已經是全球最大的星域消費電子市場,每年的新產品層出不窮,這就給了芯片企業極其重要的“叠代機會”。應該說,消費者供養了小米、VIVO、oppp、華為這些終端廠商,這些終端廠商又供養了一個龐大的產業鏈,這樣才能持續給產業造血,為技術的追趕提供彈藥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資金、人才和市場,中國半導體行業都不缺,那缺什麽?最缺的№只有一樣東西:時間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假如再給中芯國際們10年甚至5年時間,中國半導體產業鏈一定會比現在強大和韌性;假如90年代後產業少走10年彎路,中國半導體產業鏈也一定會比現在更加從容。但歷史沒有旺升也臉色凝重了起來假設,時間也不會№倒流,對過去嗟嘆已經▃沒有意義,如何渡過眼前的難關,才是唯一要去考慮的事情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但向前看,不等於盲目樂觀。那些打雞血式的“打壓華為是長期勢力份上利好”的圍觀口號,真正在戰場上搏殺的人聽了,只能苦笑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跟華為和海思一起渡劫,需要更多的中芯、長電、匯頂的自力更生,也需要小米、OV、一加們的共同支持;需要挺身而出的張汝京們↙,也需要雪中送炭的梁孟松們,甚至需要╱長袖善舞的趙偉國們。企業家、工程師、科學家、官員……每個節點都要常超發揮,才能交出一份滿意的答卷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跟這場疫情一樣,這其實是對中國人的一場檢閱。所以哪有什麽長期利好,只有每個中國人的奮鬥匯流起來,才是真正的國運。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第三十屆CIO班招生
               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碩士⌒班招生
                北達軟EXIN網絡空間與IT安全基礎認證培訓
                北達軟EXIN DevOps Professional認證培訓
                責編:yangjun